正文 第2546章 后会有期

????“渊源关系?风道友看我像是那等凶残嗜血之辈吗?”葛东旭闻言冲风鸿微微一笑道,两排整齐的牙齿雪白雪白的。

????“道友怎么可能是凶残嗜血之辈呢?”风鸿看着那两排雪白的牙齿,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后背莫名地直冒寒气。

????“哈哈,没错!我这人素来不喜杀伐,喜欢大家和和气气坐在一起。只是有几头饕餮委实凶残暴戾,我便杀了他们,然后顺手夺了这吞天袋。”葛东旭笑道。

????“那是,那是!和和气气好,和和气气好啊!”风鸿闻言干笑着连连点头,只是目光下意识地又落在葛东旭腰间挂的吞天袋上,艰难地吞咽了下口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葛道友准备怎么处理金擎和金猛两人?”

????“风道友觉得应该怎么处理合适?”葛东旭不答反问道。

????“金擎和金猛出自金麒麟一族。金麒麟族的二代始祖金皓道仙尚健在,金皓道仙极为强大和护短,风道友若真将他们两人炼化,恐怕金皓必不肯罢休,到时他寻上门来就是大祸临头了。而且金擎和金猛都是奉凤麟洲仙王府之命,镇守锁魔关,名字是记录在册的,道友真要将他们炼化了,仙王府必会派人前来问罪。冤家宜解不宜结,葛道友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们一马吧。”风鸿回道。

????“我与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生死大仇,也没想过要镇杀他们,否则刚才早便一刀祭出斩杀了他们,又哪会跟他们那么多废话!既然风道友替他们求情,那我就给风道友这个面子。”葛东旭确实没想过要镇杀两人,只是想让他们在吞天袋里多吃些苦头,也好借他们身上的血气滋养一番吞天袋,不过如今见风鸿这般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忌惮,便点点头,打开了袋口。

????袋口一打开,里面就滚出来两头血淋淋的麒麟来。

????麒麟在地上打了个滚,变化成了人身,只是身上依旧到处是残破的肌肤,上面鲜血直流。

????尤其金猛虽然是后来被抓进去的,但比起金擎就悲惨了许多,四肢被炼化得都露出了部分白森森的骨头,真要再被吞天袋继续炼化下去,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彻底成为一滩血水。

????“道友真是好手段啊,金某告辞,后会有期!”金擎变化为人身之后,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冲着葛东旭拱拱手,卷起一道金光便朝着大野山的方向破空而去。

????金猛自然不敢多言,见状连忙也跟着卷起一道金光紧追金擎而去。

????风鸿目送两道金光消失的方向,面露担忧之色,道:“金擎去大野山了,那是金麒麟二代始祖金皓的修行之地,也是金麒麟族的祖地。”

????“看来这金擎并不领情啊!”葛东旭淡淡道,眼眸深处闪着寒芒。

????“金擎受此一辱,又损失了贴身法宝和许多气血,难压心头愤恨也是正常。”风鸿看向葛东旭苦笑道。

????他也没想到葛东旭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一个人,狠起来这么狠,直接将金擎的贴身法宝赠给了蛊虫当食物之外,竟然还把他炼得这般血淋淋,刚才他明显感觉到金擎气血衰弱了许多,也不知道被吞天袋给吞噬摄取了多少气血,需要多少年方才能恢复过来。

????“横插我家事,又叫嚣着向我挑战,如今被我镇压,还能放他一条生路,他应该感到庆幸才对!换一个人,恐怕就算不杀他,也肯定要坏了他的道基,又岂会只是炼化一些气血了事!哼,这金擎逃过这一劫,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委实让我失望。”葛东旭摇头道。

????“话这么说没错,可金擎背后毕竟还有大野山啊,梁子结太大恐怕就难收场了。”风鸿苦笑道。

????“这金擎既是这般心性,你以为我将他完好无损地放出吞天袋,他就会善罢甘休吗?”葛东旭冷冷一笑反问道。

????风鸿闻言张了张嘴想反驳,但想起金擎以往的处事性格,现这事情既然生,还真就很难善了。

????“不过总归会好一些。”好一会儿,风鸿才苦笑道。

????葛东旭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不知道葛道友可否有什么道仙朋友?”风鸿见葛东旭不可置否的表情,暗暗一阵苦笑,想了想问道。

????“风道友此言何意?”葛东旭问道。

????“金擎此趟去大野山,必然是向金皓求助,以金皓的护短性子,就算他不亲自前来,也必会派得力道仙子弟前来讨回场子。葛道友若能广邀道仙朋友前来助阵,到时事情自然多了一些回旋余地,毕竟到了道仙级别,谁也不想把事情闹大。”风鸿显然很意外葛东旭竟然不懂他此言的用意,颇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回道。

????“原来如此!”葛东旭这才明白过来,道:“道仙朋友,我倒也有几位,不过他们现在估计都在闭关中,况且也不值得为这事情去打扰他们。”

????“既然道友不便,那我帮你邀请几位好友吧,人多了,到时总也能说上几句话。”风鸿闻言面露一丝失望之色,想了想说道。

????显然风鸿并不认为葛东旭的道仙朋友是在闭关,多半是没什么道仙朋友,或者交情不深,请不动他们,这才推说不值得为这事去打扰他们。

????否则这么严重的事情不值得打扰,那什么事情才值得打扰?

????葛东旭闻言颇有些意外地看着风鸿。

????他倒没想到风鸿会主动揽这事。

????“葛道友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刚才我反对徐垒和风青雨的事情,如今明知你招惹了麻烦,这件事情棘手,却还要主动横插一手,而不是袖手旁观?”风鸿似乎看透了葛东旭的心思,反问道。

????“没错,风道友现在的行为确实让我感到意外。”葛东旭点点头,并不隐瞒内心真实想法。

????“我只所以主动揽这事情原因有许多,一若不是因为我一开始的反对,事情不会闹到这个地步,这件事我也难脱其咎;二刚才徐垒因为金猛嘲讽你之故,愤然而起,不仅让我看到他尊师重教的品质,而且释放出来的气势让我看到了他孕育出雏形道种的希望;三道友的蛊仙大军便可抵一位上品道仙,你是徐垒的师父,我如今同意了徐垒与风青雨之事,道友便是我盟友,我自是不愿意失去这么一位强大的盟友,助你便是助我自己。”风鸿解释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