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我说的

????络腮胡抓着那小姑娘的手一脸狞笑,他不让四周围观的人听到,而是用极低的声音对小姑娘说道:“还以为是你们在长安城里风光的时候?你们的铺子今天肯定要出,不然出的就不只是铺子,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现在就是有人要整你们,你识相的话就老老实实把铺子交出来。”

????小姑娘深吸一口气后缓缓的说道:“原来只是一条被人用肉骨头骗来的狗。”

????络腮胡的脸色猛的一变,眼神立瞬间就都是怒意:“你说什么!”

????小姑娘笑了笑:“你真的了解这里吗?”

????络腮胡笑道:“你真的了解时势吗?”

????小姑娘看着他,挣了一下,手还是没能挣脱出来。

????络腮胡笑着说道:“你不了解时势,你们东主已经完了,这只是个开始,不久之后她在长安城里的一切都将消失。”

????“你不该说这么多话。”

????小姑娘看着络腮胡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我了解不了解时势,我知道这里是长安,你真的了解长安城吗?”

????“长安又怎么样。”

????络腮胡哈哈大笑:“长安城里已经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了。”

????与此同时,斜对面酒楼。

????坐在二楼靠窗位置的徐少衍看着大街上的这一幕微微皱眉:“多久了?”

????“争执了足足有半个时辰了。”

????程方和坐在他身边,看起来倒也轻松:“如果放在往日的话,别说半个时辰,这两间铺子门口若要有人闹事,巡城兵马司的人比长安府衙的人来的还快,半个时辰,闹事的人都已经凉了才对,可是看看现在,半个时辰过去了别说巡城兵马司,长安府都没有人来,连廷尉府也没有人来。”

????“廷尉府?”

????高明阳笑了笑道:“韩唤枝不在的廷尉府还是那个廷尉府吗?”

????程方和道:“看来咱们的推测应该差不多了,陛下的身体是真的出了问题。”

????“陛下出没出问题沈冷是肯定出问题了。”

????徐少衍道:“我和他无交集,也无恩怨,只是需要一件小事来试探下陛下态度所以铺子那边再闹腾半个时辰吧,半个时辰之后如果还没有人过来管,那就说明陛下已经交代过,各部衙都在和沈冷有意划清界限。”

????“只是可惜了。”

????程方和道:“我其实很敬重沈冷这个人,年纪轻轻却立下那么多战功,这样的人如果真的被压下去了也是大宁的损失,到时候看吧,看看二皇子登基之后会不会还把人扶起来。”

????“扶?”

????徐少衍道:“现在满朝文武有一半人是觉得陛下真的要弃用沈冷了,有一半人是觉得陛下要把给沈冷的恩德留给二皇子,可你我都知道,如果将来沈冷再起势的话我们依然没有机会,二皇子身边得有我们的人。”

????程方和看向徐少衍:“人还是尽量别得罪透,我们只是看看朝廷的态度而已。”

????徐少衍点了点头:“现在当然不能动得罪透,毕竟沈冷还是东疆水师大将军,毕竟孟长安还是他的兄弟。”

????他坐好了之后忽然笑了笑:“陛下着急为二皇子铺路,我们也得着急起来。”

????“是得着急起来了。”

????高明阳道:“各家选出来的人,尽力送进东宫。”

????“好。”

????徐少衍看着窗外那闹腾的样子:“我只是觉得好奇,连廷尉府都没有过来人”

????刚说到这,就看到一群巡城兵马司的人快步冲了过来,酒楼里的人全都聚精会神的看过去,大街上真的只是一件小事,那些泼皮无赖也只是他们花钱雇来的江湖散客而已,流云会不在了,长安城的暗道势力开始冒头,只要肯花钱还是什么人都能买到。

????站在人群里的方白镜本来想要出手解围,可是他一旦动手的话就会暴露自己,况且他还要赶去天机票号总号,看了一会儿后却终究还是忍不住,就在往前挤的时候巡城兵马司的人到了。

????一群穿军甲的汉子跑过来,很快人群就被分开。

????“闹什么事!”

????为的校尉看了看:“长安城里也容得你们放肆?!”

????络腮胡看到巡城兵马司的人来了立刻松开小姑娘的手,上前俯身一拜:“校尉大人,这小姑娘当街打人,许多人都看到了的,我们都是正经生意人,只是想问问这铺子租不租卖不卖,她张口就说你知道这是谁的铺子吗,还骂我是混账东西。”

????校尉看了看他,走到络腮胡跟前,两个人四目相对,距离那么近,络腮胡看了一会儿后只好低下头,那校尉的眼神里有一种冰冷让他害怕,他只是个拿钱办事的,他不想掺和进什么大是大非里,那些钱不够买他的命。

????“那你。”

????校尉问:“真的知道这是谁的铺子吗?”

????“知道啊。”

????络腮胡是刚到长安不久的江湖客,找到他的人告诉他这是天机票号的产业,天机票号已经在被6续查封之中,所以他才敢来。

????“天机票号的铺子。”

????络腮胡回答。

????校尉指了指那铺子门口挂着的匾额:“你,识字吗?”

????络腮胡道:“识字。”

????校尉叹道:“那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这铺子是谁的。”

????他摆了摆手:“人都带回去。”

????然后他看向络腮胡:“这是茶公主的铺子,我不管你是自己来的还是谁让你来的,大将军还是大将军呢,公主殿下也还是公主殿下呢,闹事?”

????就在这时候,从对面又有一队巡城兵马司的人过来,很快就把大街两侧都封了,为的是个从四品将军,大步走过来看了看,校尉看到将军过来连忙行礼,这从四品将军名为鞠更要,他看了那校尉一眼:“谁让你过来的?”

????校尉一怔:“卑职接到消息说茶公主殿下的铺子有人闹事,所以过来的。”

????“你走吧。”

????鞠更要摆了摆手:“这事我来管。”

????校尉看了看他:“将军想怎么管?”

????鞠更要冷笑:“这是你该问的?”

????校尉没退:“将军虽然说接手过去,但卑职想知道将军如何处置。”

????“我听闻有人仗着家里有权势就当街打人。”

????鞠更要看着校尉一字一句的说道:“而且还有不少人证,所以我要把人都带回去问清楚,如果真的是有人仗势欺人的话,那么这事就得上奏朝廷了。”

????校尉名为杜扬名,他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将军,明明是这伙人当街欺负人家小姑娘。”

????“你是说我瞎了?”

????鞠更要一摆手,身后的士兵们随即往前压。

????“以下犯上。”

????鞠更要指着杜扬名的脸吩咐了一声:“把这个人和他带来的人全都拿下,卸掉兵器,带回巡城兵马司问罪问责。”

????“是!”

????他带来的士兵们虽然看起来都很犹豫,可军令就是军令,他们开始往前压,而杜扬名手下只有二十几个人,没多久就被上百人围住,围过来的士兵其中一个人有些为难的说道:“校尉大人,还是把刀交给我们吧,大家都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杜扬名就哼了一声:“少说这样的话,我不会和你们这样的人为伍。”

????“给我拿下!”

????鞠更要一怒:“冲撞上官,军法之下谁也救不了你。”

????一百多名巡城兵马司的人立刻往前上,杜扬名的人被压缩到一个小圈子里,可谁也不敢真的动刀子,都是巡城兵马司的人,一旦动了刀子那这个罪责就大了。

????酒楼里,徐少衍问:“这个人是谁?”

????“鞠更要,巡城兵马司从四品将军,原来和前太子那边走的有些近,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抱住前太子的大腿前太子就倒了。”

????程方和说道:“巡城兵马司的人很复杂,不过复杂有复杂的好处。”

????大街上,杜扬名深吸一口气后说道:“将军是要仗着军职更高人更多就不顾国法军律了?”

????“我当然顾及国法军律,我也正是在按照国法军律办事,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军职比你高。”

????鞠更要冷笑:“你能怎么样?”

????“原来军职高可以这样啊。”

????就在这时候有人在鞠更要背后说话,鞠更要猛的一回头,然后脸色就变了。

????大街上,一队精甲禁军开了过来,为的是一个年轻人,看着也就是三十岁上下,可身上的甲胄却明晃晃的显示着正三品将军的军职。

????“我比你军职高。”

????后来的年轻将军走到鞠更要面前:“我的人也比你多,你觉得应该怎样?”

????鞠更要先是行了个军礼,然后俯身道:“既然既然是澹台将军到了,那当然交给澹台将军办。”

????“我不办他们,我只办你。”

????澹台草野抬起手在鞠更要肩膀上拍了拍:“你觉得我办不办得了你?”

????禁军开始向前挤压,那些巡城兵马司的士兵被逼到了大街两侧背靠着门店或是围墙。

????“缴了他们的兵械,扒了他们的甲胄。”

????澹台草野转身往回走:“让巡城兵马司指挥使找我来要人。”

????走出去几步后他回头看了看那铺子,抬起手指向铺子的匾额:“这块匾额之下,谁胆子大谁可以再闹事试试,觉得自己能撑得住的尽管来试,我叫澹台草野,我说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