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师之心 22.6 不可图享,只能谋业

????举星集团,六号工业车间中。一座已经基本完工的移动基地停放在这里,如果没有三个月前那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这个移动基地的主人将是年满十七岁的炽白。

????基地在三月完工后,涂装上‘闻融敦厚,咸与维新’几个字还在其上,尚未经过任何剐蹭。就一直封存在漆黑的仓库中。

????现在随着电闸拉响,灯光颇为明亮。

????‘铛铛铛’,融政迈着略显沉重的步伐,走在这个庞大的金属仓库中,表情深邃。

????当下各大集团已经封存了在建的移动基地。都是在抓紧时间完成新军的构建。而新军的构建条例全部来自于炽白在北方的训练军事条例,一个字不落地抄。

????在融政身后的融亢心,感觉到融政的步伐有些生硬。

????走上前,微微安慰道:“融新是天才,可惜选错了方式。”

????融政扭头看着融亢心。脸上露出轻微讽刺的笑容,说道:“这是我三月份说的话,现在,这话只有外人会说。”

????……

????3月刚开始的时候,融政是想为炽白推脱,说过:“炽白是少年成材,现在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

????当时此言一出,就连融氏内部,都有人都觉得这是虚伪。

????因为谁都知道,融政原本有意培养炽白为弟子,现在说这句话,不过是在推脱责任,叙述是北方军方部门有些人,把炽白带坏了。

????而当下,随着炽白战翼昂世已过了三个月。

????北方局势在停战中,展现了越来越强劲的势头,炽白在战前经济、工业以及军事架构的布局已都显出惊世之容。

????现在千川各方集团上下,都开始为炽白成为“失足少年”感到‘惋惜。

????融政却看得非常明白。

????……

????在庞大的仓库中转了一圈后,融政对融亢心说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准备走我给他准备的道路。今此情形,休得说‘可惜,他选错路’,此子自谋己道。”

????说罢,他把一本圣枪传丢给了融亢心。

????融亢心接过这本书不由愣,打开书本,恰好翻到了枪焰长城的威斯特之战。

????融政走出仓库,外面过于刺眼的阳光让他眯了眯眼睛,他刚想退一步,顿了顿直接站立在了阳光中。

????打开通讯界面,对上面三位长城说道:“现在家族需要你们了,编练好机械军团。”

????……

????天启历547年6月9号。

????翠屿要塞群西侧。自从崤山要塞事件后,各大冬眠仓内的老祖宗们都已经苏醒了。可是冬眠仓维护机制庞大,一时间难以挪出来,要塞群落依旧是防御的重点。众多移动基地众星拱月守护要塞群。

????其中四个大型基地分别相隔十公里,这些巨大的要塞雷达构成了一个立体扫射网络,无人机不断的对外搜索一切可能的敌人。

????而在东北角的基地舰桥上,白业踏在了要塞控制大厅的不锈钢楼板上。

????眼下,南北和平谈判依旧在进行,失联的贯家也开始重新和千川上层建立联系,但是此时双方对话,却人是物非。

????白业带着目镜听完贯家对这场战争的新表态,他的呼吸变得焦躁了许多。

????白业冷漠说道:“贯家,决定倒戈了?”

????贯邢:“我们是出于形势做出如此判断。”

????白业讥道:“你们又再一次根据形势做出判断了。”

????【当年东大6各大势力争霸战,千川军临崤山城下,统帅太云所有军团的贯家,就是这样将太云之地让给了千川,而此时说这句话,带着深深的嘲讽】

????果然贯邢听到这句话,脸色变了变。

????不过几秒后,贯邢淡淡地说道:“如果,违背你们的利益,就被讥嘲,那么你现在是不是也要说融氏,反种频出?”

????白业气结,扬起手指指着贯邢的投影:“现在千川中,你家是第一个跟他合作的上士之族!天下气节崩坏始于尔等!”

????贯邢摊了摊手:“哦?嗯,会有人成为第二个的。现在不是帝国制了,没必要为君主尽节而死。嗯,不是吗?”

????【电气历末年,‘帝国时代已经逝去了,君为良才,何须为颓厦而焚’,这是当年白浩歌劝说贯翎说的话。当今贯邢对白业重复了这句话】

????白业语气不由一顿:“天下九分,以其二敌七!叛者虽春盛一时,秋衰即至。”

????他亮出了投影。

????投影上是联邦正在组建移动军团的情形。在南方的演习场中,成排的突击机甲军团演练着突击战术。

????上百公里的丘陵地带,这些装甲集团在苍翠的灌木上方推进,拉起了一条条如船舶在海浪上劈开的八字气浪,席卷了大量的草木碎叶。

????当今千川的财力和人力依旧处于优势,在组建新的军事力量时,能够维持数量优势。

????在白业亮出这张牌后,是试图对贯邢震慑,当然也是试图震慑他背后的炽白。

????白业相信贯邢眼下和自己的对话,炽白也应该已经在某个信息室看着这场对话。

????当钢铁狂潮的场面结束后。贯邢顿了数秒,很显然震慑对他起到了一点作用。但是随后,明显是得到了某些人的示意,他争锋相对地了一个当年太云扩张的地图动态图。

????那是一场自西向东,席卷天下之貌!

????按照当年太云统合天下的顺序,月陨盆地,塞西,荆川,玉群。今天社商组在月陨盆地地区动作频频,其战略态势不言而喻了。

????白业一脸铁青地看着贯家的代表,而贯家的代表似乎也适应了如何面对这阴森森的总长大人,从容地笑了笑。

????……

????贯家不是没想过这样一个方案:凭借和千川上层的渠道,让秩序军优待自己。而自己在谈判中凭借秩序军的武力支持,利用一些操作,也让千川其他家族对贯家进行一些承诺。

????但是,他们在和炽白的交往过程中,体会到了炽白的刚正。就连在看似‘小节’的地方,炽白没给任何机会让贯家有机会算小聪明,一幅无蚀精钢的姿态。而在小处上耍不了小聪明,也就没法在对外事务上耍小聪明,任何不恰当的言论,被一旁的记录官报上去,他们可没法找炽白帮“技巧性谈判行为”背书。

????这种自上而下的坚决,贯家在略微遗憾的同时,则是看到了炽白建立秩序的决心。既然不可能图享私利,就只能谋大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