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他毕竟是异族皇帝,以前也曾有王朝入主中原,但那王朝没撑过百年就覆灭了。最大原因便是强制行异族的规矩,种族不能大同,这才灭了国。

????鬼戎吸取教训,对前朝旧臣以礼相待,登基后的诏书第一条就是依照旧例,不管何族都可参加科举考试,青金和匈狄人也没有特殊待遇。

????这周安既然在其位不谋其政,趁此拔除最好。

????"你既没碰过摺子,可摺子上有你的印信,不是你又是谁印上去的?"他凉凉的道。

????周安顿时百口莫辩——

????他好男风,在公事之余,常趁别人不在与自己的贴身侍从厮混,这印信肯定就在那时被人偷使了,至于是谁在幕后主使,除了文华外没有他人。

????可他怎么敢说?不管怎样都跑不掉,还是开口求饶吧。"是微臣失职,求皇上饶微臣的命,求皇上开恩!"

????鬼戎冷哼一声。"朕刚登基,你这个狗奴才就敢欺下瞒上,枉负朕惜才的一片心意。来人,把他拖下去,明日早朝先杖刑五十,所有官员不论品级,全部观刑。你既不要这个官,有的是人抢着做。"

????周安一下子骨头软了,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但口中仍要谢恩,"臣……谢皇上不杀之恩。"只是这不死也比死好不了多少。

????鬼戎当然也不可能让文华舒服。"文卿现在既为文官之首,下官失职,你自然该负监管不力之责,罚俸银半年,以后再出纰漏,你等同周安!"

????文华的脸色很精彩,只是再不服也得埋头谢恩,不敢让头顶上的皇上看到自己的不满。

????鬼戎出了气,不耐烦地挥挥手,让人拖了周安下去,也将其他人遣回,省得越看心越烦。

????同福见所有人都走了,在外面直着脖子往里面看,有心要催皇上用膳,保重龙体,可看皇上余怒未消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现在过去肯定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鬼戎早看到他探头探脑的,带着气问道:"有什么话就说,你这奴才也想找死吗?"

????同福心头一颤,立刻趴到地上,"回皇上,是文妃娘娘刚才派人来问皇上用不用膳,文妃娘娘现在还饿着肚子等皇上回去呢。"

????鬼戎一下子就站起身,走过同福身边,还虚给了他一脚,怒道:"你怎么不早说?"

????我怎么敢呀!同福摸了脖子上的冷汗,赶紧爬起来跟着鬼戎转往清泰宫。

????果然鬼戎一进门,就看到文知艺靠在桌旁,撑着香腮在打瞌睡。

????他心下怜惜,上前坐到她旁边,搂着她的细腰,把她揽入怀中,唤她的乳名,"艺娘。"

????文知艺转醒,一见是他,还把她搂得这样紧,小脸浮出红晕,小手推拒着他,一边喊着万岁爷,一边作势要下跪。

????他搂着她,不让她动。"我们俩就不要那些没用的规矩了,饿了吧?以后别等朕了,自己先吃,剩点好吃的给朕就行了。"他开玩笑。

????没想到文知艺脸色一凝,正色道:"那可不合规矩,臣妾怎么能自己先吃?万岁爷是万圣之躯,不能吃剩下的食物。"又好语劝他。

????"万岁爷要爱惜自个儿的身子,国事重要,那也得万岁身体康泰才有精力来治理,以后定要按时吃饭。"

????鬼戎脸上止不住地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道:"这全天下可没人敢管朕的,只有你这个小女人敢。你放心,朕的身子壮得很,就算是几天不吃不喝也不会倒。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娇弱吗?"

????文知艺不自觉嘟了嘴,讪讪说:"那是臣妾管太多,招人嫌弃了。"说着就在他怀里背过身去。

????这小丫头,竟耍起小性子了。

????"好好好,是朕说错了,是关心朕,是朕不懂事,朕给爱妃道歉了,好吗?"他逗着她,想转过她的身子,她稍微挣了挣,也知道自己不能太过,就噘着嘴窝到他怀里。

????"朕以后一定准时来陪爱妃用膳,这样可好?"

????鬼戎觉得这感觉还真是新鲜,他生了好几个儿子,没生过一个女儿,这丫头乖乖窝在他怀里的娇小模样,倒像是他养的小孩,忍不住就想顺着她。

????文知艺点了点头,心里却道:陈嬷嬷私下跟我说得真对,这外表越刚硬的男人,越吃女人撒娇这套,这就是以柔克刚了,自己以后拿捏准了,不要太过,应付这男人开心不成问题。

????文知艺随即伸出小手指。"万岁爷一言九鼎,要跟臣妾拉勾盖印才算数。"

????这也太幼稚了!鬼戎看着自己又粗又糙的手指头,硬得跟铁似的,弯都别不过来。再看怀里人儿竖在那的小手指,指如春葱,指甲莹润剔透,还透着股娇嫩劲儿。

????文知艺撒娇地在他怀里扭了扭,歪着脸蛋看他,一双大眼亮晶晶的,透着信任感。

????鬼戎怔忡,想来他会对她这么上心,还不是因为第一眼就看中了这双好眼睛?他不知不觉便受了蛊惑,怔愣间就把手伸了出去。

????文知艺见机不可失,狡黠一笑,眉眼弯弯的,像只小狐狸,惹得他心头一阵骚动,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她拉住了尾指,勾缠在,起,拇指又被她掰过来,像小孩子在玩般,狠狠盖了个印。

????他竟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也被她盖了印似的,热呼呼的。

????"万岁爷说话可要算数,以后都要定时用膳,万不能伤了身体,万岁爷若是不记得,忘了时辰,臣妾也就跟着饿肚子不吃。"

????他摸了摸她的头,没办法地叹道:"你呀!"

????两个人亲昵了一会儿,陈嬷嬷就传了膳,伺候两个主子用了。

????吃完见时辰还早,鬼戎就拿了卷兵书靠在榻上看,文知艺便做做绣活,她的手还算巧,贴身衣物和小绣件都是自己亲手做,现在就打算做个荷包赠他。

????鬼戎把腿放到她身上,惹来小丫头一瞪,但也没说什么,就这么让他放着,令他得意地晃了晃大脚丫。

????文知艺唇角抿着笑,只觉得心里好平静,好安定。

????过了约一刻钟,谁也没说话,文知艺的脖子弯着有点累,就抬头看了鬼戎一眼,没想到他正在出神,她探头看了一眼,见他书页都没翻,也不知在想什么烦心事,眉头皱得紧紧的。

????她伸出手,纤细的手指抚过他眉间,他回神看她,眼里有些困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文知艺温柔一笑。"万岁爷累了,还是早些歇着吧。"

????他轻轻"嗯"了一声,身子却不动,只抓了她的手来放在颊侧。

????"艺娘,你怨朕吗?"怨朕强抢了你,把你绑在身边?

????文知艺愣了愣,沉默半晌方老实道:"说不怨是假的,万岁爷和臣妾在那之前毕竟是陌生人。但女子的命向来不由自己,在家是父亲做主,出嫁后就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艺娘是个弱女子,有些事情由不得自己,但艺娘愿意顺应天时,不去怨天怨地,只想把眼前的日子过好。"

????顺应天时?好个会做人、会说话的艺娘,这样的想法才能在最差的环境里过上最好的生活吧?

????"艺娘说的对,朕就是那个顺应天时的帝王!"

????这男人真是自信,她不过一句暗示的话,他就能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口。不过他说的没错,大夏在很多年前就显出了颓败之势,废帝又是个不折不扣的昏君,有个明君对老百姓来说不啻是一件好事。

????鬼戎将文知艺搂到怀里。"朕要做个明君!让天下大同,各族百姓和睦相处,连艺娘都知道朕是顺应天时的帝王,为什么他们就不懂呢?"

????他说着气就上来了。"朕是新君,现在就敢扣押朕的摺子,朕自然不能善罢甘休。"

????朝政敏感,文知艺不敢吭声,只能任他气呼呼地发泄。

????"还有你那个父亲!"鬼戎的浓眉都要竖起来了。"真当朕是傻的?为了要打击政敌,把自己的对手拉下去,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耍手段使心眼,朕会不知道那周安的底细?朕现在是缺人用,少不得他,他又是前朝遗臣中权职最大的,朕更不能轻易动他,简直是吃定了朕!"

????文知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要从他怀里下地,给他跪下磕头,他却按住她,缓了缓气,放轻声音对她说:"艺娘不须怕,你是你,你父亲是你父亲。"

????他说是这么说,但她毕竟是文家的女儿,这辈子都不可能跟文家洗脱关系。她拍抚着他的胸口,柔声道:"万岁爷,臣妾能受到你的温柔相待,心里感激。臣妾在万岁爷的身边,万事有万岁爷在上面顶着,心里很是安稳,实在是幸运至极。臣妾想父亲在前朝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从来都是劳碌辛苦,没尝过这清闲的福分。"

????"喔?艺娘的意思是?"鬼戎看着怀中乖巧的女人,垂头倾听着她的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